追蹤
電訊傳播的新世界
關於部落格
「電訊傳播的新世界」部落格是以電信、網路、數位娛樂、媒體、線上遊戲、傳播現象等為主題,為作者至尊寶發表和收集的產業消息、個人研究、時事評論與文字作品,期盼藉由各界先進與同好的交流討論,從產業趨勢、行銷管理、社會文化等多重面向,來為這個世界描繪新的樣貌! 歡迎轉引、回應批評,請多指教~
  • 2978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好文轉貼-棒球、李安與依附

所謂文化勞動國際分工,指的是在歐美等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的文化工業,面臨國內市場飽和、成長停滯的危機時,轉而吸納發展中國家的勞工與菁英,一方面取得較便宜的勞力以降低成本,另一方面可以注入一些創新因素,以維持文化產品的新鮮特性。跨國文化工業這項策略的運用,導致許多發展中國家的文化工作者,因為歐美提供較佳的工作環境等因素,紛紛往核心國家流動。 這樣的邏輯並不陌生,過去製造業的勞動全球化,走的就是這條路子。但在文化工業中更為特殊的是,因為發展中國家人民對「輸出」菁英人才的認同感,而讓歐美等國的文化產業,透過民族主義的情緒,打開了全球市場。過去我們往往把民族主義當作對抗西方經濟與文化宰制的武器,但如今歐美等國的文化工業卻巧妙地運用了民族主義,順利擴張版圖。在運動領域有絕佳的例子可以說明,像MLB的王建民對台灣球迷的意義,或者是NBA的姚明對中國籃球迷所造成的影響。而國內媒體強調「台灣導演」李安為美國奧斯卡最佳導演「亞洲第一人」時,這對美國電影工業在台灣市場的優勢,也有類似的意義。 但是當王建民與李安在美國發光發熱,台灣本地的棒球與電影,卻隨之步入依附的困境。因為本土最優秀的文化人才,轉變成輸出到核心國家的「原料」,提供給歐美的跨國企業盡情使用;而國內的文化工業,卻在跨國企業結合本地民族主義的強勢商品輸入競爭下,逐漸喪失發展空間。對消費者來說,既然「台灣人的驕傲」都在美國打棒球與拍電影,本地職棒與電影還有什麼值得留戀?而因為只有金字塔頂端的少數秀異人才能夠在全球體系中找到位置,所以無法培養廣大的「中階」工作者、形成堅實的文化工作團隊,因此產品更無法與跨國企業競爭,而形成了惡性循環。 從這樣的國際權力結構觀察,或許能夠提供理解中華隊在經典賽失利的另一個角度。因為台灣棒球在國際分工下的依附,使得本土職棒選手與最優秀的少數旅外選手之間的落差愈來愈大,所以當這幾位秀異球員恰巧都無法參賽時,就導致中華隊八年來國際賽最懸殊比數的落敗。 因此,檢討層面就不能只在選手的球技、創作者的才氣上打轉,而必須思考如何在既成的國際分工下,擺脫低度發展的惡性循環。除了業者本身得積極尋求全球體系中的可能行銷策略外,我們還是得思考國家公共介入的可能性。例如,在電影政策上如何在直接獎勵產製之外,配合戲院配額制度與演員養成等整體的考量,給國內電影一個與好萊塢電影真正公平競爭的空間。而在運動政策方面,也要擺脫類似「短期奧運奪金」的短視作法,從培養整體運動文化、鼓勵本土產業等作法,促成產業環境改善與選手素質提升的良性循環,來補足「中階」選手斷層的問題。 台灣過去的經濟發展,曾經被視為第三世界擺脫依附發展的範例。只是資本巨輪從不停歇,跨國文化工業不斷擴張、而使發展中國家陷入依附的邏輯仍在上演。如何擺脫依附、重新尋求自主的棒球或電影文化,仍是我們的重大課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