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電訊傳播的新世界
關於部落格
「電訊傳播的新世界」部落格是以電信、網路、數位娛樂、媒體、線上遊戲、傳播現象等為主題,為作者至尊寶發表和收集的產業消息、個人研究、時事評論與文字作品,期盼藉由各界先進與同好的交流討論,從產業趨勢、行銷管理、社會文化等多重面向,來為這個世界描繪新的樣貌! 歡迎轉引、回應批評,請多指教~
  • 297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緬懷大師~「涵化理論」George Gerbner辭世~

Gerbner最著名的學術貢獻為涵化理論(cultivation theory,1976),簡單地說他認為電視是人類建構「現實世界」的重要來源,贊成該理論者認為收看電視的時間量,與民眾認為現實世界中被傷害的可能性有正相關,人們會受到電視暴力內容的影響,並影響個人如何觀看世界(翁秀琪,民81)。 對於該理論的缺點與限制,Hawkins & Pingree(1981)發現習慣性地使用電視節目並不會導致制式化的反應,影響個人態度形成的因素,參考團體的影響力可能比電視大得多(轉引自翁秀琪,1996)。Hirsch(1980)發現若統計上控制社經人口變項,則涵化會減弱或是消失。他指出,當他不把看電視者和極端收視者納入分析時,發現不看電視者比經度收視者更害怕暴力及具疏離感。Newcomb(1978)指出涵化理論最大的挑戰在於對於暴力的定義界定不夠清楚。而其他批評認為涵化研究過於注重負面的認知,忽略了電視對人們正面的社會認知影響,而研究架構和中介變項也待釐清。經過這些質疑與挑戰後Gerbner等人也不得不再度檢視涵化理論的適用性。在重新分析過去的資料後Gerbner等人指出在看電視和社會真實概念之關係中,不同的社會次群體有不同的關聯性,提出主流化(mainstreaming)以及回響(resonance)兩個過程概念來解釋不同群體間的差異(Signorielli & Morgan, 1990)。 涵化研究的另一個重點便是大眾媒體是如何扮演「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角色。電視主要的功能在於傳播社會的價值體系與標準,以維持現有(或主流)的社會行為模式,而非改變現存的階級體系。不同於其他的傳播媒體,電視的感官訴求與大眾化、普及化等特性,在涵化學者的眼中即是最佳的意識型態工具。透過標準化(standardization)的媒體工業流程與擬似個人化(pseudo-individualization)的掩飾之下,電視對那些只能以娛樂型式接受資訊的閱聽人而言,是一種新的、也是唯一的文化(翁秀琪,1996:p162-163) 我們需要回溯一下理論生成當時的社會背景,因為傳播研究並非真空形成,它會根基於特定的時空背景與社會情境,以及學門、典範與媒介的發展所牽引,而理論又會形成對傳播現象的特定解釋、內涵與觀點,影響到後來的學術社群的方法與發展方向。美國六十年代經歷了甘迺迪遇刺、反越戰示威、學運、婦女解放運動等,社會動盪產生了許多暴力事件,於是賓州大學的Gerbner在美國政府資助下開始了暴力素描、暴力指標的研究,後發展為涵化理論。涵化理論最大的貢獻在於其觀點具創新性,提供了一個可供廣泛研究的觀念架構,跟傳統效果研究最大的差異,是傳統效果研究關心單一訊息對人的影響,而涵化分析整理了媒介文化對人類的影響,它將以往傳統傳播效果的研究由短期、立即、行為層面的影響,拉到長期、認知層面的影響,為傳播的研究開啟了另一道重要的里程碑(湯允一、陳毓琪,2003)。 Gerbner在量化研究上的傑出成就,讓人們把他歸類為效果典範學者,但其實他是傳播批判學者,法蘭克福學派健將Adorno訪美期間曾和George Gerbner及其他人一起寫了名為"如何看電視"(1954)的文章,該文提出了剖析美國電視的批判性、分析性方法。Morgan(1990)即強調涵化理論研究取向決不限於只是為了閱聽大眾一個令人感到恐懼、不安和鄙陋的世界而已,它實際上是在探討整個傳播媒體為化資訊的呈現和複製,和如何透過媒體資訊來培育並維繫社會大眾的意識型態、世界觀和人生觀,以及他們在他們所成長的整個文化網路中的實踐模式。 95/01/06 阿培在此於民雄 "The television set has become a key member of the family, the one who tells most of the stories most of the time." George GerbnerGeorge Gerbner1 kichinirva 紀念G. Gerbner 與 E. Rogers 無病呻吟 實證研究的破斧沈舟George Gerbner 參考文獻 湯允一、陳毓琪(2003)。〈台灣地區青少年電視使用、個人經驗與世界觀:一個涵化分析研究與討論〉,「2003中華傳播協會研討會論文」,台北。 翁秀琪(1996)。《大眾傳播理論與實證》,台北:三民。 楊永芬(2005)。〈國民小學教師創新接受傾向與資訊科技融入教學接受程度之相關因素研究-以台北市資訊重點學校為例〉。國立中央大學學習與教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林麗雲(2004)。〈傳播研究史:主要的途徑與圖像〉,翁秀琪/主編. 《台灣傳 播學的想像 (Vol. 上)》,頁25-84。台北:巨流。 Berely Hills,Calif.(1976).Communication and Development: Crtical Perspectives.:Sage. Gedbner G., & Gross L., (1976). Living with television. The violence profile.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26, Spring, 173-199. Signorielli, N. and Morgan, M.(1990). Cultivation Analysis: Conceptualization and Methodology. In N. Signorielli and M. Morgan(eds.)Cultivation Analysis: New Directions in Media Effects Research. Newbury Park, Calif: Sag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